快捷搜索:  青春  时光  岁月  鹰志  as  818寝室  xxx  

时光,我却再也抓不住它

时光如流水般逝去,而我们正一步步走向成熟。闲暇之余,我常常会想起童年的我。 牵着小朋友们的手,奔跑在草地上采花,和一群天真的孩子快乐而投入地捉迷藏,和同桌一起去学校的路上打打闹闹 天真、无知、快乐,每一天都是如此。 现在,已快成年的我获得了许...

淡然的去面对一切,好好珍惜现在

让我们一同珍惜当下,因为今天过去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明天,所以请善待今天的自己。可能没有什么是一个人的心就能左右的了的,无论你是穷人也好,富人也罢,在面对生老病死我们都是平等的。就这样让我们努力珍惜现在。生活不如意事,十之八九,有那个富人就...

别让你的爱情等太久

我们会说等一个人,其实,我们等的已经不是这个人,只是一种心情,不甘心忽然在的人说离开就离开了。如果他重新回来,你,还会一如既往是爱他,包容他的一切吗,不要那么轻易的说会,用你的心说,你真的会吗?so,别让你的爱情等太久,别等到连心情都没有,何...

生命中不能拥有的

情歌,总喜欢用失去了他来表示分了手。我写过,罪过罪过。 一个人是如何以为凭爱情或婚姻而有能力拥有另外一个人? 爱一个人,可以拥有很多爱不释手的礼物,因为是他,在市场上人人包括你自己都买得到的东西,因为爱而升华成艺术品,甚至再买一个路易维顿的行...

落花流水梦,相持红尘中

落花流水梦,相持红尘中,多少相思泪,红颜难一醉, 抚须抿恩仇,弹指笑沧桑,飘渺世浮华,岁岁更替换, 西风看瘦马,古道更沧桑,潇洒或凄美,叹息或黯然, 树看中圈的年轮,情思搁浅看红尘,谁把光阴能埋葬,看透世间的恩怨, 陪踏尽失繁华梦,浪迹一生何...

爱在一个真,心要一份诚

爱在一个真,心要一份诚,心之相通,无尽的流连,语之相懂,情才能共绵,情之相融,真实的拥有,风雨同舟,情已言欢,爱已温暖,回首时,依然记忆共存,情是长长久久的陪伴,缘份已近,爱已桑田,回眸处,依然冷暖与共,爱是永永远远的温暖,友情是真真理解...

假如我们不曾相遇

假如我们不曾相识,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。我不认识你,你不认识我,只是这样而已。有时候连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,你在哪里,好像不会是在我的梦里,只是如此而已。 假如我们不曾相知,我就不会知道你的消息。你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,而我也不会有过迷恋你...

烟火的爱情,烟火的幸福

六月,正是雨季。这个季节,天气总是变化多端,一会是下个不停的雨,一会又是阳光灿烂。终于,在这个六月,因感冒发烧不得不走进医院了! 医院的人还真多,大概都是这天气给闹的。一边等待护士给我配药水,一边看护士给人扎针,挂水。 “护士,轻点扎,她怕...

有一天,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

有一天,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,一起去想去的地方看美丽风景,一起吃想吃的小吃再细细回味,在每一处留下我们的足迹与回忆。 有一天,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,去爬从前说过要一起去的山,彼此依偎看天际明亮的星,对着流星许下相依相守的诺言。 有一天,我们...

亲爱的,下辈子我还做你的老婆

大学毕业时,女孩子对男孩子说:我要去北京,北京的中关村有中国硅谷之称,那里机遇多,以后容易发达。男孩子说:那我就回四川老家,那里是天府之国,美女多,以后你发达了不要我,我容易再找。女孩子的小拳头在男孩子厚实的胸前轻敲,嘟起了小嘴儿,说你就...

如果有来生,我还做你的女人

她和我的朋友有点远亲,按辈分应该叫她姑奶奶。我只见过病重时的她,那还是我上大学的时候,陪朋友去她住院的医院里。那次她好像得了肝病,脸色黄黄的,眼睛浮肿。虽然病得很重,但是从眼角眉梢,还有厚厚的小嘴唇,仍然能看出年轻时的她,一定是个少见的美...

因为懂得,所以才爱

金风细细,叶叶梧桐坠。绿酒初尝人易醉,一枕窗浓睡。 紫薇朱槿花残,斜阳却照阑干。双燕欲归时节,银屏昨夜微寒。 ——文/笑红尘 偌大的校园里,没有了当初的青春洋溢,而是被简约岑寂所笼罩。惟剩下小部分没有返家抑或没有出游的学子,静默一隅。独自缓步...

我微笑,是为了掩饰心中的泪

曾经以为,心,已经静如止水;爱,已经落尽光华。我把所有的伤藏在心里,是为了不让别人看见我的哀愁。我认为,爱了,伤了,一次就够了。我是一个已不愿意相信爱情的女孩子,所以只有远离,这样才可以减少伤痛。 我带着自己对爱情的偏执遇见你。看见你精致秀...

有一种情感,一直很安静

喜欢,可以淡淡的,让你感觉不到这份情感的存在;喜欢,可以默默地,只是悄悄地关注你的一言一行;喜欢,可以静静地,就像捧着珍宝,生怕受到一点点的损伤。...

紫陌红尘,谁许我地老天荒

谁从谁的生命走过,惊艳了谁的时光,碾碎了谁的思量柔肠,难以慰藉;谁从谁的眼际划过,迷醉了谁的前生,空寂了谁的今生痴情,枯守一生;谁从谁的梦里掠过,唤醒了谁的孤寂,溅起了谁的心湖碧波,久久不息;谁从谁的视野消逝,填充了谁的记忆,勾起了谁的惆...